被廊桥削去的时光

2018年第1期

【字体:


  客运中心。一个穿藏蓝制服高大的女售票员冰冷地对我说,去泗溪的车十一点半发车。我说了一个地点,雅阳有票吗?雅中的车八点半。我问,雅中离泗溪有多远?她摇头,我不知道。我买了雅中的票。雅中在地图上是雅阳,我喜欢雅阳,在中巴车的前车窗上写着“雅中”,他们不写雅阳。泗溪原来叫白粉墙,三魁原来叫秀溪边,洲岭叫洲边,筱园叫竹园,西炀叫门楼坳,去泰顺前,我在旧地名和新地名辨认间剥离它,让它恢复原有的面貌。

  车上只有两个跟车的人,其中一个瘦长脸,穿西服,打着领带,他们用泰顺方言对话。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在我隔一个通道的同排坐下,他拿出一个小收放机,一个橘子,一包瓜子,把它们放在他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星火·中短篇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