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里的人质事件

2011年第2期

【字体:


  我吃烟烫了屁股,这事很快就在村子里传开了。村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就都知道了这个事。我知道,这又是朱满红说出去的,这个女人就是嘴长。

  朱满红确实嘴长,只要是她认为的新闻事,从不放进肚子里,而是搁在舌条底下,见了个人,嘴一张就吐了出来。我是在学农家喝酒时烫着屁股的。学农和我是同年哥,并且我俩出世前后只相隔八天,据说当时我们两家大人关系不错,常在一起串门子,闲话来闲话去,就给我俩取上了名字,一个叫学工一个叫学农,听上去像是兄弟俩,实际上我们两家一点亲戚的边也沾不上。学农很早就外出打工了,后来在庆州市做起了包工头,钱越赚越多,在庆州市已经买了一套房子,他还不满足,又在村里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星火·中短篇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